SARAI。

这儿米糖,多指教.♪

#双黑

#中原中也视角.

「酒吧。雪。暖灯。」

01.十二月二十四.Christmas Eve.

*

      想要得到认可一般地,月光透过空气中烟雾恍惚入眼。冬日丝毫感受不到暖意,指尖冰凉双手轻拢唇边,呵气透过手套,企图从中汲取些温暖。若是此时能同红酒作伴那或许就是件更幸福的事儿了。
       于摩天轮下伫立等待,瞥见行人三三两两走过,路中轿车驶过带起一阵冷风。
      横滨的夜晚衬着寂寥意味,从摩天轮所映出的光零星挪动着。难得的平安夜,原以为首领会派下繁多任务而事实却于其完全相反,仅仅是让自己同搭档抽空去监督下属的工作而已,时间...也就是这两天的休假了。于原地抬起视线望向不远处酒吧,圣诞节的气氛烘托弥散着,暖光顺着酒吧落地窗垂落屋外地面。
      已经到了约定的时间,而还是没有见到那家伙的身影。厌烦般咋舌,压低帽檐儿欲要转身离开,一道黑影赫然入突兀出现在自己面前,下意识抬手横挡住抬起视线间熟悉的面孔入眼。
      “一声不响的出现,故意的吗,太宰。”不论是什么事儿,他都是掐着点儿才赶到,虽说如此自己却也没什么不满可言,启齿言道同人拉开些距离双臂环于身前微昂视线。就连呼吸都了如指掌的人相处在一起也未必会发生什么好事。
       晚风勾起太宰脸颊发梢拂过绷带,人脸上挂着的依旧是那副欠扁的笑容:“明明都是互相了解到透彻了啊中也。”外出却也穿着一成不变的大衣,愚蠢到不行。抬手扯着他黑色围巾一角勒紧迫使其靠近自己。
     “所以我才讨厌和你站在一起。”压低下尾音带着些警告意味,他不捅娄子就已经是万幸了。
       隐约记起之前任务结束后一起走在回去的路上,路过海边,一回头人就跳进海里去了。黑手党干部因觉得大海很美而企图跳海自杀,自己根本不愿意这种事情在下属那儿传开。何况这家伙可是自己搭档。
    思绪被哀嚎声拽回,松手之际赫然被人反握住手腕。路灯同酒吧的灯光交相辉映,将地面人影拉长。
    晚上结束首领所派下的事儿以后...就赶紧回去好了。
   
*

        ——平安夜。雪朦朦胧胧肆意扬下,落于肩头悄无声息,最终泯灭成一片小小的水印。
      街道的沉寂中显现着些喧哗,丝绒般夜空飘下的雪花企图染白城市,倒是希望这样能一直延续下去。或许是因为稍微有些寒意的缘故,身侧的人往自己这儿靠近了些距离,连细微的呼吸都能感受到。
      “......下雪了啊。”鼻尖儿沾上雪花,冰凉随即变成水珠,自言自语般地感慨着。手被握住轻挽放入人大衣兜儿,暖意顺着指尖儿传入手心便也没拒绝。
      首领给那些下属的工作是归纳部分军火,这种事情放在了距大楼不远处某个街道小巷这种地方进行。总之,雪这种东西对他们来讲是丝毫不会受到影响的。“回来以后就去酒吧坐坐吧,今天的份,依旧由你来。——”脑海中因为思索着地点路线而没有仔细听他所说的话,只是点了点头,直至听到他的笑声才发现忽然上钩了。
      “啊,你就没打算过自己解决酒钱吧。”抬眼丢给他一个白眼儿,耸耸肩。从太宰深棕色的单眸里难得流露出细微的光点,或许是因为同自己相处时候总是很少见的缘故。他轻哼着自己自认为好听的曲子,和坏掉的喇叭没什么区别。
       目光扫过眼前小巷黑色人影入眼,铁箱相互轻碰摩擦发出声响。昏暗月光映衬银色外壳咄咄逼人。“如果不好好工作可是要加班的喔——。”太宰的声音带着些棒读的意味于身侧传出,开口人却也未回答自己的话轻声叹气。雪花毫无遮拦飘洒而下,遂将围巾掩紧了些抬起视线望着他的侧脸,稍稍踮脚探身食指覆上人冰凉鼻尖儿抚去雪融化所落下的水珠。
       “一点都不坦率嘛。中也。 ”微弱路灯亮光成了巷子里仅有的光源,“唯独不想听你这么说,青鲭。”而后太宰便又没心没肺的笑了。真的搞不懂这家伙的脑回路是怎么样的...单手轻搔弄发丝拽着人的袖口转身欲要离开巷口,“统计整理完这些直接上报首领。”腾出手轻摆示意下属,肩头一沉赫然扭过头太宰深棕色绒呼呼的脑袋凑了过来。
       横滨的夜晚是属于黑手党的——。
      曾经有听到过这句话,或许就是如此。
      摩天轮高悬微弱亮光零星匿迹大雪纷飞之中,轻嗅或许还能闻到些从太宰身传来的烟草香。最终跟他还是选择了最常去的酒吧。

*

      ——暖灯。这间酒吧落座于拐角不易觉察,落地窗内也因环境过于温暖的而泷上了一层薄雾。
      于吧台前落座长吁口气,从下午开始似乎就根本没有坐下休息过,将衣兜儿内香烟盒随手放于桌上。这家店也是蛮有意境,在一抬眼就能注意到的地方摆放着些装饰物。
      “呀——是 Davidoff 呢中也,有火吗?”
       太宰一惊一乍单手把玩着刚刚自己顺手扔在桌上的烟,不想理他便随手指了指墙上标明禁止吸烟的字样儿。丢个白眼过去又听到人再次哀嚎着叹气,酒保轻擦拭着酒杯视线望向这边将早准备好了的蟹肉罐头放在太宰手边。“啊,还有,一杯杜松子酒——。”
      这家伙认真的地方总是很奇怪,直至人娴熟的向酒保提出要求随后将视线瞟过来,“威士忌加冰。”读懂其意味耸肩叹气言道。
      “这种时候和你出来喝酒这种感觉可还真是奇妙啊,小矮子。”话题一转赫然浮现出一种欲要用帽子砸向他的冲动。“啊——你也好意思说出这种话吗绷带附属品。”虽是如此,自从上个月接过首领安排下来的任务就没有好好品酒了,思索着单手支着下巴视线挪到酒吧墙壁挂着的枪上。
      那次的走私物品是枪支,不过上头却有明确规定将其纷发掉......“其实最近海关那边检查的很严格才对吧,是怎么弄到手的?”他似乎注意到什么,脸上流露出一丝细微的表情,身为搭档有时候连思想都会互相感染吗。
      “首领那边已经交涉好了吧。那次的任务居然没有你的事儿吗?其实无非就是还有少量的脏东西在里面。”耸肩抬手抚了抚帽檐儿将帽子摘下,语毕,赫然感觉到发丝被其手指尖抚弄整理着。将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
      “你啊,就不能换换口味吗,上次带芥川过来你也点了这个吧。”手指向他桌上的蟹肉罐头,待人回应之际酒保便将其酒杯放于吧台。
       “芥川......那孩子......”
不知太宰斟酌着些什么,未做回应。不过也双方也明白下一步的举动。
       同身侧人一样轻端酒杯冰块儿于杯中轻声碰撞杯子壁发出细微声响,折射暖光入眼。故作无奈唇角上扬带笑。

“Cheers。”

——平安夜快乐。中也。
——你也是。别忘了还有其他任务噢? 太宰。

                                                          [Be continued.]

ps.嗨呀趁着夜晚还是热乎的发到lof勉强算是个平安夜的贺文吧!明天再说明天圣诞节的事Zzz。原本还想要写中敦的不过还是先写了太中的。拒绝刀子,就码出了这样。感觉自己更咸鱼了orz。
也祝各位平安夜快乐啦!!!。(🎀 ֦ơωơ֦)🌟晚安!
图源网络。

中也cn:sin。太宰cn:米糖。
昨天ido18的展来返张场照和集邮,身为一个身高垫到175的宰傻傻的笑着x.也有和别的小伙伴的集邮不过都发在渣浪啦.手懒表示在lof的话我就发一些太中的好了w.中也超棒嘿嘿。

毛是主宰者家的,自己稍微修了一下感觉还是有点奇怪的样子不过还好啦...并没有在出谁只是想试个妆而已...阿对,后面几张是校服.

这是一只敦君!!!.
第一次画文豪相关而再一次感到恐慌.
买了新的空白本忍不住摸鱼.
然后对于亮度感到很尴尬(。稍微玩了一下lof的滤镜.

昨天出去拍兴欣正片儿啦。
这里沐沐!暗搓搓跑几张自拍返图x.
昨天敲开心哒.妆面是柔妹子撸的!.
总之也稍微期待一下片子出来吧x...。
以上.

[芳膑向]小短文。

#李元芳x孙膑.
#王者向.非史向.
#孙膑视角.
#ooc有.
#若雷勿点.

一.
清晨的阳光带着些柔和暖意倾洒而下,陌生的少年音色伴着蝉声渐渐入耳打破稷下宁静.停下翻阅竹笕的手,视线顺着书堂窗外望去却只见得蓝天。侧目,感受到先生的目光,慌忙转过头,听着那声音渐行渐远。便稍微也有些在意了,有时间,就去外面看看吧。这样想着,单手支撑着下巴,手执毛笔,墨迹轻落于其上,墨香气随即蔓延开来,今天倒是,也要为了寻找田忌而努力了......如此想着,轻声叹气。
孙膑。严肃音调将自己的思想拽回现实。蝉声依旧叫嚣不断,房檐的风铃也随着风轻轻摇曳,给人带来些清凉。落笔,起身上前将其内容撰写于黑板。心思......大概早已不在这书堂中了。也希望,今天可以早些结束。
收笔,清秀字迹落于黑板,松了口气般地,下课铃声赫然敲响。转身,走下讲台回到书桌前将那些竹笕收好环抱于胸前。耸肩轻叹不免打了个呵欠,眯眸离开书堂。稍微考虑一下,接下来的行动吧。果然还是要去所谓的京城,那边走走看吗......希望,能收集到些有用的东西。
师兄,又在凉亭里琢磨那些机关零件儿了,路过凉亭,庞涓的背影入眼,果然还是不要惊扰他为好。唇角带笑若无其事般绕过此地。蓝色蝴蝶蓦然闯入视线,顺势侧目望去,但是......映入视线的,只有朦胧的一片罢了。弯唇,加快了些脚步,居然罕见的,有些期待起来了。

二.
正午时,阳光似乎就不会如此友善了。
接到先生的任务要让自己去京城买些什么,将装着铜钱儿的袋子放入衣兜,这段路......要小心魔种的出没,可不能再像那次一样被袭击了。警醒自己般绕过山体。树叶儿窸窣摇曳,阳光透过叶片间缝隙呈点点光斑落于地面,蝉声愈发浓郁,稍晃机关翼加快些前行的步伐。不过,这样的天气总是要比雨天好些。如此安慰自己,京城大门入眼,人群往来倒是让自己多了些警惕,于门卫前出示通行牌儿,点头示意道谢便侧身迈入其中。街道两旁商贩正忙着向外搬运着,一片忙碌。先生告诉自己的店铺......大概还要靠近里面一点吧。上齿轻抿下唇倒是有些紧张了。淡淡书香气息依稀可闻......赫然一阵风顺着耳畔刮过,扶起发丝扫过脸颊。
停下,我有权逮捕你。
这个声音?稍微有些惊诧,虽不是针对自己,仍下意识回眸间微缩瞳孔,毛茸茸的大耳朵映入眸中。魔,魔种...?不过看起来,也不是。少年背影于心里烙下,今晨的声音,居然还能在这里听见,还真是意外......看起来,京城这种逃犯很多的样子......他将手铐稳铐在他面前逃犯的手腕上。若是在战场,还能见面的话?对于自己如此突兀的想法倒是稍显意外,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注视人好久,少年的脸蓦然接近鼻尖儿险些相碰视线相对脸颊晕染红晕,下意识后退拉开距离,注意到他的视线垂落于自己手腕牌儿上...
稷下?想要先开口却听到这二字便下意识点头回应,单手抬起于胸前,重新对上他带着闪闪发亮的视线如星屑陨落沉寂,慌忙躲避着。请问,有什么事吗?如此开口,牵起唇角路出一丝稍有些尴尬的笑容。

"我叫李元芳,是个密探。秘密的密,探案的探!我还会去稷下调查的。请多指教。"

三.
疼...疼...
今天同往常一样被召唤命令到峡谷.此时独自一人于塔下守着,赫然,感受到炙热燃烧着刺痛身体叫嚣着不悦,现在还不能离开。舌尖舔舐唇角血迹,刺痛感顺着腰际和腿处传来,双手抬起扯下衣边儿撕成布条简单包扎,嘶,那样的攻击...根本看不见...稍有些不服的倚靠于塔下。这种时候,只有自己一个人守着这里了...单手抬起使空气凝聚波纹向着敌方塔下小兵丢去爆光弹,"砰"的爆炸声入耳转身远离些距离。身旁矮墙外草丛窸窣作响,毛茸茸的大耳朵赫然入眼,李元芳...?轻念人名儿下意识轻呼出声,少年比划了个禁声的手势,树叶儿零星还落在人的发丝间。刚刚想要将自己砍倒的敌人再次迎面扑过来,欲要张开护盾加速前行向回跑之时,一道红色泛着寒光的刃顺着草丛横飞而出,旋转并未停歇。
孙膑!草丛传来声音,明白了人的意图甩手转身用自己仅剩的些灵力汇聚时空光弹横抬过身前波纹流转看准位置将其用力扔出,便使之紧锢原地。
伴着飞轮所四溅的血,女声响起宣告他死亡,长吁口气选择拖着脚步缓缓挪回泉水稍作休息,抬手轻抚额间汗珠。这种气候...真是让人反感到不行。肘臂被一阵外力拉起倒是赫然减轻了不少力。任由他将自己的手臂抬起架到他的脖子上,视线落在他脸颊的伤口上,稍稍抬起另外一只手提他擦去淌下的血。
阿,刚刚谢谢你,元芳。结束以后,可要好好休息呢。小声如此道谢轻抿唇角言道。少年只是默默点头,回过神来之时同他到了泉水,一起缓缓落座于高台上。对于元芳,自己或许还有很多都不了解,叹口气如此细微的举动赫然被注意到了。我说阿,今天一起出去吧,我觉得稷下可没有京城有意思。感受到身侧的投来的视线下便也没有拒绝,清风拂过面颊少年的发丝也随之轻盈浮动着,抬手蘸起他发丝间的一片儿树叶随即松手任它飘散,毛茸茸的大耳朵轻轻抖擞着。好想摸摸阿...不自觉默语出声,缓缓将手伸向了他的耳朵...停下不要动啦,会很痒的--.不禁嬉笑着。而在此间,传来了敌方水晶破碎的声音。轻握住他的手心感到一丝安心,稍稍挨近了些他也没有拒绝。

"一起去京城吧,我带你四处转转,你会喜欢那儿的!"
"嗯。"

四.
这个陌生的路线自己没有走过...不过倒是意外的有些意境。翠草现依旧带着些晶莹露水,树叶迎风摇曳浮动着,鸟鸣声伴着蝉声渐渐依稀可闻,溪水潺潺流淌着不停歇,有水的地方,自然会很凉快,这里,倒是和稷下有些区别。深吸口气陌生的气息闯入鼻腔。说起来,你一定会喜欢吃京城的糖葫芦的。少年的语气中带着些小小的兴奋,感受到他稍稍握紧自己的手同时加快了步伐。糖葫芦...这种食物师兄们和长辈倒是告诫过自己要少吃...如此想着,鼓腮,便也点了点头。
他拿出令牌出示给带着眼镜儿的门卫,随即放行通过,喧嚣的叫卖声入耳,如此热闹的这番场景稷下可没有...空气中弥漫着各种事物夹杂着的香气,握住他的手心靠近他身侧。虽说是这样,这儿的治安已经不如从前了。似乎带着无奈地,他耸了耸肩。那...若是管制的再严格一点的话,大概会有所好转吗?单手比划着如此说,但对方似乎并没有想要将此话题继续下去的意思便也只是抿唇笑了笑。
——若是如此,繁华的地方,终有一天也会愈发寂寥也说不定。
糖的甜味儿顺着空气缓缓飘散,驻足于糖葫芦商铺前,赤红色的,带着些亮晶晶糖片儿的糖葫芦安安静静的杵在那里。踮起脚尖儿抬手拿下一串儿随即将铜钱儿递过去。启唇轻咬碎山楂酸甜儿的味道便也浓郁起来。
......

五.
他不会再来稷下了也说不定。这几次在泉水......都没有见人身影出现。几日不见却意外的有些思索起他了。落座于窗边儿单手支着下巴视线落在天空,不免觉得有些黯淡了。将毛笔于桌面指尖轻推,眨了眨眼睛。蝉声渐入耳呼出口气伸了个懒腰,稍微去庭院儿走走吧。屋外烛火颖然跃动提供着微弱的光亮。脑海回忆着,先生所讲过的话语伴着竹笕的字样儿,打了个呵欠。

"即便如此。也会能再遇见吧."
"元芳。"

[孙膑]王者荣耀向短文。

#黑化(?)有,ooc有.
#非史向刷屏致歉.

今天依旧是如此,依旧是在大家的称赞声中度过.天真面庞绽出羞怯笑靥,双手轻搭身前敛眸.不过,这样的日子,可一点儿也不能长久下去.

一.
今天的任务也按时完成了,夜晚的话...便再出门吧.正午的光意外的柔和,恐怕...会下雨吧.田忌晚上若是出门可要带好伞才行.倚靠院内长廊手执竹简视线落在其间文字上.耳畔传来稍许人声,此时,一片安详.
今天正午也约好和田忌一起回去,唇齿带笑视线探入屋内,先生落座于讲桌后,他的胡子如同云一样,看起来软乎乎的.屋内烛火照明恰到好处不显昏暗.于门口单手执竹简对着角落熟悉的人儿打着招呼,待到先生起身轻咳缓缓踱步离开时方才向前迈入屋内不敢太有过多声响.
下午就没有先生的课了,稍微出去走走吧.——田忌.尽量压低声音不打扰到他人的讨论,神色间流露着些许期待,轻唤着他的名字,视线落在他的眸子里,如万丈星辰陨落沉寂.好.得到他的回答便眯眸浅笑,将竹简顺势放到他桌上抬手握住他白衫下的手腕.身侧烛火摇曳浮动,衬出一种朦胧感.走出屋内和老友同行漫步于此,便也安心了许多.

二.
云层缓缓流动,阳光也稍微有些黯淡了.这种时候,大概也要小心魔种的存在,稍稍颦眉,蝉声也已听不见.耳畔拂过清风勾起发丝到眼前,稍稍侧目,他的黑发稍许于脑后绾起,灰白色长衫衬出脸颊温柔笑意.忍不住抬手轻戳过去,偶尔也要开心的笑起来不是吗.调侃般收回手稍稍握拳搭于唇边儿,你啊,一直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呢.他这样回答,对于自己来讲,那是一种不同于师兄们的,亲切的语气.
轻叹口气,双手高举过头顶伸了个懒腰.不远处的凉亭内,师兄庞涓正捧着机关零件儿摆弄着什么,似乎感到身边的人犹豫着渐渐减缓下步伐,歪头望去.是在担心什么吗?这样悄声询问着,半晌,他点头.并未多言只是握住他的手腕继续向前走着.轻哼着小调儿装作若无其事的从凉亭外走过,同田忌一起,一前一后的脚步声伴着师兄摆弄机关零件儿的声音.
燕子擦着裤脚飞行向前,雨,看起来要稍微提前了些...稍微有些苦恼着,单手放于下颌思索着,若是带上伞...恐怕要妨碍自己搜寻了.无奈般轻呼出口气,细微的举动似乎被他看在眼里,感受到他投到自己身上的视线便稍稍转头,我没事喔,这种天气果然还是要早些回去的好,我还要...处理一些事情.牵起唇角驻足双手背于身后.敛眸,将视线落在他的腰迹.
耳畔轰隆雷声从对面的山上传来,大概再过不久...一场雨就会如约而至了.如此想着,未等到他回应,便转身,从小巷里跑走了.凉亭下,已不见了庞涓的身影.

"等我回来,夜晚再一起去街上吧.田忌."

三.
脱下稍微有些碍事的锦帛挂于后院儿,院内,田忌亲手栽下的花儿开的正旺,不过大概是雨季的缘故,看起来稍微有些稀少.意识到什么一般加快了想着山那边儿前进的脚步,一声,一声.还未到夜晚天气却已经这般接近黄昏.给人一种压抑感.深吸口气,顺着山涧向上缓缓走着.此地已超出了保护的范围,随时,都要做好被魔种袭击的准备.我会在下雨之前回去.下定决心般抿紧双唇,手握上一旁树枝继续向上行进.
这种地方,或许只剩下建筑的残骸了...好遗憾阿.于一块儿平台上落脚,上面...似乎更加陡峭了.顺着曾经旅人踏过的小路顺势而上.身侧某个枯木后,一双眼睛带着贪婪意味望向这边,感受到一丝寒意便加快了些脚步,汗珠顺着脸颊划过,手抚上一旁遗迹残骸,手中的灵力似乎起到了些作用...——
阿...糟糕...
身体不自觉稍稍倾斜,看清那双眼睛的来源,魔种叫嚣着不悦发出凄烈后脚向着自己这儿扑来.咋舌颦眉甩手用自己仅存的些灵力扔出一个魔法光球想将其控制于原地,但是...根本不起作用.只有跑了...转身顺着原路斜坡向下奔走.天际被闪电撕裂,白光撕裂长空随即雷声轰鸣叫嚣不断.身后的魔种依旧紧追着,紧追着.几块儿石头于脚下绊倒自己下意识身体向前倾去,微睁双眸,身体重摔而下,耳畔的风呼啸而过大滴雨点儿砸在自己身上润湿大地,肘臂传来一阵疼痛感叫嚣不悦席卷而来.最终落下山崖被石头土掩盖住.这种时候...不会有人来帮自己的.稍微有些失神,腿传来一阵麻木感,动弹不得.一种无力感席卷全身最终失去意识和感知.

"今天,恐怕是不能一起了......抱歉."

四.
自己是什么时候醒来的.?记忆已经稍微有些模糊了,雨打在脸上,冰凉凉的真实感领自己慌忙想要起身却发现根本动弹不得,熟悉的人影渐渐清晰...黑发入眼白衫如故...田,田忌.轻唤出声,脸颊赫然传来一阵刺痛,缓缓淌下的雨水和血已经分不清了.勉强从石缝中伸出手臂想要抓住他,可是这个位置根本够不到呢.无奈般冲着上面的人儿绽出笑靥想让他安心,因为自己,也不想看见他着急的样子啊.
身侧的石头被一点一点移开,但依旧是无法脱出.雨水打湿他的黑发,映出他焦急的面庞...可是...遗迹的机关和他似乎产生了某种关联,时空稍微有些扭曲,一阵明晃晃的光刺眼从石缝中散发而出.
"田忌——.!!!"
下意识轻呼,嗓音带着些沙哑,这种波动...若是不及时停下的话...挣扎着想要从仅存的石缝中探出身体,惊恐瞪大双瞳一瞬间似乎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喊不出来.
他跟着时空的波纹,卷入其中,消失了.脑海中,最后看见的,只有他渐渐消逝不见的身影.他,大概在那种地方,迷路了.

五.
"为什么...消失的人,一定是他."
"对不起."

六.
再次醒来,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睁开双瞳,想要抬手抚上额头时,疼痛感顺着绷带缠住的地方席卷而来,屋外,依旧下着雨.
这个房间.从未见过.机关齿轮儿于墙面缓缓旋转,房间里,散发着些木质的淡香.想要支起身体时却被一双大手轻摁住肩膀,稍微有些迷茫的望过去.您是...墨子?疑问般开口,敛起视线,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叹了口气.想要移动双腿却发现,事实不能允许自己这样做.屋外雨声滴答作响轻巧窗户,宽大的背影缓缓推开门,向外走去.这样的自己,绝对不行.颦眉咋舌,支起身体座于床边儿.借助外力探身与地面向前缓缓挪动身体,那些机关,或许自己可以运用的到.如此想着,于房间内搜寻着对自己有意义的东西.墙上的齿轮依旧转个不停,而自己,也在为此,忙碌着.
... ...
时间轻晃而过,将最后一个零件儿接到腿下,扶着桌子支起身体,阳光透过窗户洒在机关翼上,与地面投出一抹阴影.树叶儿窸窣摇曳着,听的到鸟儿的鸣叫.滴答,滴答.机关翼零件儿磨合着,便扶着墙,缓缓迈步向前行进,推开门,阳光重新顷洒在自己身上.
田忌,在这一段时间,依旧毫无音讯.虽然没有自己的双腿那样灵敏,但是.足够了.唇角重新扬起微笑,眼瞳中,只是少了些孩童一般的无知罢了.重新回到那件教室,依旧如此.
只不过...时间已然不同.

"田忌,再等等我,我一定会将你,带回我身边."

艾米莉亚/妆:枫樱
拉姆:米糖
后勤小天使:AKA
人定湖公园踩点儿加试妆_(:з)∠)_,片子大概在暑假末拍w.也算是当个小预告什么的.——

伞下的人不是你

#淡黑日常向短文
#结标视角

下雨了,白井.
你手里的伞,是给她准备的吧.不过,她看起来也不需要了.
......你别摆出这么阴沉的表情啊.

一.
     雨珠顺着教室窗户滑落,一点一点,就像......将玻璃撕裂了一样。耳畔轰鸣叫嚣着雷声,天气阴郁完全不想抬起视线。
     老师在讲台上拿着什么东西轻敲黑板,快接近下课的此时倒也不是那么吵闹。
     经过那样儿的事儿最终也开始上课,解开脖子上的领带咋舌颦眉,禁锢着的触感随即消散,趴在桌上将头没入于臂弯。天气,真是影响人的心情阿。嗤,卡着下课铃拎起书包从后面走出教室,赫然想起自己没带伞,真是,糟糕透了。
     无奈叹气于教学楼下望了望天边儿被乌云笼罩的太阳感受不到一丝儿温暖。单手轻抚刘海,目光瞥过雨滴拍打着地面儿的水坑溅落出一圈圈儿涟漪,她现在,肯定再和她亲爱的御坂美琴一起卿卿我我地回到公寓吧。
这么想着,迈步向前走着,感受的到雨滴打在身上同针扎一般,举起书包挡在头顶企图掩盖住一些落在身上的雨。
     平静无聊的一天,明天,大概也会是如此吧。
     「咚」清晰的声响从身后传来,下意识转身驻脚望去,看起来,又是快要习以为常的校园暴力。什么时候要是这种事儿减少了,Judgement大概也会稍微轻松些了。谁知道呢。
     一阵阵被殴打的叫嚣入耳,放学走出校门的其他人,打着伞,谁都不想摊上什么事儿。耸肩,继续向着远处那栋雾之丘的学生公寓走去。
     这雨丝毫没有要停止下来的意思,反而感觉...越来越大了。

二.
     拿出手机看完时间随即顿了顿。迈步侧身到一旁的窄路里避雨。
     房檐儿的遮挡恰到好处,那么在这儿,稍微看雨小下来再回去吧。将手中的拎包夸在肩上,身体靠于墙壁,夜晚的雨夹着凉意,商店的光和路灯的光混在一起稍显乱目。
     垂眸,百无聊赖的抬起脚尖轻踢着一旁的石子儿,双手环于胸前。
     「结标?」
     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顺着耳畔传来,她看起来,一脸惊讶呢。「怎么了阿,我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阿白井同学。」开口间蓦然感受到自己从心而发出的一种说不出的痞气,自己都有些惊愕。
     「......」她沉默着,什么也没说。视线落在她的臂章上,伸手,欲要抚去她肩上的水珠却被她的手臂拍开挡下。
     赫然,注意到她的手里,还握着两把伞。阿——反正跟自己也没有一点儿关系。
     手腕感受到一阵力而抽回手,微愣几秒随即唇角扯起一丝上扬的笑意心中却又一丝儿说不出来的无法言表的不是滋味儿,单手撑在墙上微微探身望去迎上她的视线,「还真是消沉至极阿Judgement小姐。」
     逆着月光看不清她的表情,这样的她...也只是静静的走到自己身侧,什么也没说。

三.
     「你,想一直这样和我站到雨停?」
     「你很吵,结标。」
     被这样训了,耸肩无奈撇过头望着比自己稍矮些的白井,想笑又笑不出来并未多问。
     路上的行人成双成双打伞走着,脚步踏过水坑。相比起来自己真是寂寥到不行,赫然的一阵非正常的电光儿撕破马路的寂静打破自己思想。
     由远至近的身影让自己意识到什么,御坂美琴那家伙,居然这种时候能忘了整天黏在她身边的人阿。稍微在内心感叹着,肩头一沉,茶色的脑袋靠了过来。一阵淡淡的体香随即弥散鼻腔。
     「喂...别露出这种阴郁的表情阿。很难看的。」抬手欲要搭上她的脑袋,想起什么一般顿在半空。
     啊啊,至少,就这么站着也好。
     笨蛋阿,我还在你身边儿,陪着你。
     或许...只能仅仅是"陪",吧。

(end)

嗯...文的灵感来自于p站しはくろろ画师的画,然而手机不会查id(。)
呃侵删致歉啦,最近萌上结标和黑子了x.产出这篇短文。

十腐向对戏存戏

腐川冬子
(指尖传来书籍冰凉触感,挪动步伐身体稍倾抿起双唇敛起视线游走于书脊间.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无意识走到他最常来的书桌前抬手划过冰凉桌面阖瞳沉思良久.内心的声音久久萦绕于耳畔.[最喜欢你了,白夜大人...]从书架缓缓取下厚重书籍双手环抱置于胸前,昏暗的灯光与温度恰好到书籍的保存.——)啊——痛.?!(向前前进到拐角处却也并未注意脚下白色电线,毫不留情被绊倒摔于地面.下意识惊呼,双手支在胸前的地上抬眸间扫过他曾经最喜欢来的几个地点现在却空无一人内心略有些小小失落抬手推了推从鼻梁上滑落的眼镜.)我果然一直是这样没变...小丸也是白夜大人也是...这么觉得吧...?!其实明明什么也做不到...呢...我...(上齿轻咬下唇眯瞳双手撑地支起身体掸了掸裙摆深呼吸口气弯腰重新捡起地上的书籍.)[要是出门能见到白夜大人...那真是太好了...?他还有工作...所以.不会出现在我面前一定.一定是有原因的...](自语默默如此安慰自己颔首垂眸耳畔发丝垂落到肩膀脖颈传来些许酥酥痒痒并没有太过在意而推开印着"未来机关"字样图书馆大门,刺眼的光芒有些恍惚无法视线好好聚焦.金色的短发再次映入眼瞳中内心泛起一丝波澜,后退一步瞳孔不自觉放大.)白夜大人....——!

十神白夜
(炽白的灯光忠实的完成着自己的作用.但那闪亮的光辉照射久了难免令人不爽.面前的是整洁的桌面与杂乱地摆放在上面的文件.将手上的笔压在上面.站起来的同时随手带正椅子.推开印着【未来机关】标记的办公室大门.稍稍停顿片刻认清方向.准备前往其它地方.一边迈着步子一边拿起电话叫工作人员到自己的办公室整理文件.来到拐角之时.耳边似乎听到了什么细微的声音.步子一顿.视线扫向四周.但却什么都没发现.紧张过后耸耸肩膀继续向前几步来到久违了的图书馆门口.本着进去打发时间这种轻松的心态抬手正准备拉开门.出乎意料的是门却在指尖碰触到把手的前一刻自动打开了.紧接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人影.虽然还没看清全貌但那麻花辫已经告诉了自己是那个最不想见到家伙)"腐川?你这家伙这么会在这里?"(语气中带着连自己都不曾察觉到的厌恶.淡然自若的收回手推了推眼镜.这么说着毫无礼貌可言地从这家伙身边走过.除了擦肩一瞬的细微感觉之外.就仿佛那里什么都没有一样

腐川冬子
....很陈旧的图书馆呢对吧.?!我..我来这里看看..也许能用到的什么东西或书籍...虽然有些..古老的样子..(闻言双手环抱的力度不自觉加大,因为外部阳光略显刺眼而不得不微眯双瞳颔首抿唇勾起一抹自认为看得过去的笑容.他的语气自己已经预料到了却心底仍然泛起些许失落感轻叹气视线游走不定不敢抬眸与他对上视线心底暗想)[一直一直...都是..没变过..](因为稍低头的原因眼镜从鼻梁滑落置鼻尖身侧的空气轻微摩擦过肩膀才猛然意识到他即将消失在自己面前双瞳神色微跃下意识抬手欲要挽留抓住的却是毫无温度可言的空气)欸.?!我.——..(无心管理怀中欲要滑落的书籍挪动脚步向前跑去.)"哗啦——"(...意料之内的可能性已发生然而掉落的书籍却稳砸在脚面.痛处刺激着神经略显狼狈下意识俯身单腿弯曲重心不稳摔落于地面.)痛...(单手轻抚伤处抬眸间望见欲渐走远的人影轻叹并没有再起身追赶的意思)一定是我还做的不够..一定...是.又摔倒了啊啊真是烦躁今天我是怎么了...(低语抚在伤处的手半握成拳这样安慰自己)

十神白夜
(本来打算随意拿本书就离开但身后却传来碰撞的声音.嘴角一撇头也不回的走到书架前.抬起手.随意选中一本书用指尖按住书脊.也不在意身后只是细细的观察着.将书取出来粗略翻看.仔细看来却发现是恋爱小说.眉头一皱合上书看了一眼封皮.作者署名俨然是自己身后的那个家伙.一脸嫌恶的准备把这本书摆回去的时候重新选择时听到了细微传来的低语声.转过头去看着俯身在地上的那家伙和散落在地的书.从心底里感觉烦躁于是打算找个理由把她支开.漫不经心的转回去弯下腰捡起连带着之前的拿到的那本书一起递了过去.)"别在那里坐着了.拿着你的大作出去吧."(待到眼前的人接过书本之后立刻收回手.推了推略微滑落的眼镜.语气稍冷."如果实在没事的话.就到我办公室去整理桌上的文件然后打印.对了.饮水机里的水也换一下."说着转回身复而回到书架.随意的抽出一本书就这么靠在书架上看了起来.

腐川冬子
噫...?白夜.大人...(微微昂头抬眸不知所言犹豫些许却只念出他名,望见他举动略有惊异[白夜大人这样对待我真是温柔...怎样都好怎样都好...因为是他啊..]如此想到唇角微上扬单手握紧在胸前脸颊渐渐泛起红晕抬手接过他所递过的书籍)...该说"谢谢"的.呢...(忍痛勉强支起身体让自己在地面保持身体平衡状态有些趔趄上前一步再次将书籍视如珍宝般捧入怀中那本书所写的时间记忆已经不太清晰轻抚封面手指间传来纸质触感回过神来时只见他侧面白色细框眼镜金色短发对自己来讲一如既往...只有他值得自己付诸一切甘愿为他一人披荆斩棘战胜一切绝望.——)...好的我...这就去..!白夜大人所提的一切我都会完成的...哪怕是这些小事琐事也好..!我都.愿意...(颔首垂眸头帘儿掩住单瞳落在脸颊略带些许酥酥痒痒尾音下降[一定会做到最好让白夜大人满意...一定..]心底泛起的声音自己便有了底气视线带着些许留恋在他身上停留一会儿转身向前握住门把手离开图书馆随之将大门缓缓关闭直至看不见他)

十神白夜
"终于走了.真是.就连同处一室都让我感觉不舒服.究竟有多长时间没清洁了啊.那家伙"(冰冷的瞳孔中倒映着眼前人离开的背影.把手上那边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书合上放回原处.随意的挑选了一本比起恋爱小说更有阅读价值的书籍摆到桌上.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翻开页面之后觉察到眼角处略微显得模糊.摘下眼镜伸手抽出一张纸巾半眯着眼睛细细擦拭着.正当重新戴上眼镜准备看书来打发时间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皱了皱眉头.从口袋中翻出电话接听后放在耳边"喂.是我.我是十神.什么?塔和市.那是什么地方."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地站起身来."【需救助民】么.苗木那家伙的妹妹?好的.我知道了."按灭手机收起.稍微推了推眼镜.漠然地扫了一眼桌上还没来得及看的书."任务么.嘛.虽说没什么兴趣.不过能借此机会躲开那家伙也好."理了理身上新换上的黑色西装.拉了拉领带[那么等回来之后再看吧.]这么想着的同时.推开大门认准方向离开


感觉很久没发lof而且最近没有灵感于是把戏拿出来,
好像是之前和某只白夜大人对的戏...。
存戏吧算是.